挖坑挖坑挖坑

坑品非常特别极其差,管挖不管填,管杀不管埋。
脑洞大得合不上。
微博同ID @挖坑挖坑挖坑。
请给我评论请跟我聊天,扭动。

【震京】【周文暄X阿飞】Neolithic Revolution(14)

#14好春光

 

*极度OOC。

*内含极其清奇的脑洞。

 

 后花园里,李寻欢晒着太阳,小口啜饮着酒。阿飞坐在他身边,托着脸,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李寻欢猜到他不开心的原因,却故意不问。

 “天气真好。”最终还是阿飞先张了口。

 李寻欢抿了口酒,应道:“是啊。” 

 “这么好的天气,怎么有人会不出来晒太阳啊。都在书库里蹲了几天了……”

 这说的,自然是周文暄。住进李园有十来天了,李寻欢与他聊了几次,见他不会满口的仁义礼智引经据典,人却通达得很,自是觉得分外投缘。周文暄平日里又没什么事情干,李寻欢就主动把自家书库借给他随便浏览。

 “梅二先生的遗物没人继承怪可惜的,我就都给收回来了,周先生他是大夫,正好物尽其用了。”李寻欢答,看了眼阿飞,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酒囊:“你啊,之前缠他缠习惯了,一下子没人陪你玩了,就生气了吧。”

 “我也没一整天都缠着他啊。”阿飞反驳道:“他平时白天都去上班的,我自己在家玩可开心着呢。”

 “是啊,自己在家玩,满心都在期待着他回家,当然不会不开心;现在人倒是随时都能看见,却没时间陪着你,这一没了盼头啊,天都塌了。”李寻欢揶揄了阿飞几句,满意地看到阿飞斜眼瞥他,小声笑了阿飞一句:“恼羞成怒了吧。”

 “我也不是埋怨他不陪我玩……”过了一会儿,阿飞才小声说道:“就是觉得,在那边的时候,我天天都高高兴兴的,等到他到了这里,却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仿佛不看书就没有别的事可干了……”他低着头,脚下碾着小石子嘎吱作响:“好像我没照顾好他似的。”

 “他又不是好动的人,你也不能强迫他啊。我倒是觉得啊,他钻研医书还钻研得津津有味的呢。”

 “算了,读书人的事我也不懂。”阿飞站起来拍拍屁股:“我今天还真就要拉他出来晒晒太阳呢。”

 李寻欢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又饮了一口酒。

 书库里,周文暄正低头认真地看着医书。字都是小楷,他基本上都能读出来,也适应了没有标点符号的断句。以前他所知的全部都是西式现代医学,而读了读中医的书,竟然也觉得挺有趣的,脑子里模拟着各种病症倒也是自得其乐。

 听见一阵脚步声,他抬起头来,就看见阿飞从书架中间左瞧瞧右看看地走了进来。

 “你来啦?”周文暄把手里的书放下,说道。

 阿飞瞟一眼周文暄面前的小灯,说道:“大白天的,你还点灯啊。”

 “屋子里黑啊。”

 “外面太阳好,你出去看嘛。”

 周文暄摇摇头,顺手把面前盛着桂花糕的小碟往阿飞面前推了推。“外面风太大,我嫌吹,不比你习武之人,小火炉似的。”

 阿飞看了一眼桂花糕,却完全没有食欲,便无视掉了:“嫌风大就多加件衣服嘛,太阳那么好,闷在屋里多可惜啊。”他俯下身,盯着周文暄:“听说城西桃花开了,我们去看看啊?有山有水,香港可没这么好风景。”

 周文暄撑起下巴,也盯着阿飞:“你要是特别想去呢,我就陪着你去。”

 阿飞立刻转开眼睛:“我也没多想去,你没兴趣的话,就算了。”说完,扭头就出了书库,可一走到门口,立刻抱着头蹲下了。

 好像是自己在闹别扭吧。

 “哎……”

 他听见有人叹了一声,立刻抬起头来,就发现李寻欢拎着酒囊站在一边。

 “还是让大哥来帮你吧。”李寻欢一笑。

 晚上,阿飞躲在远处,看着李寻欢咳嗽着进了周文暄的房门,片刻后又咳嗽着出来了。他赶紧上前,小声问道:“大哥,你咳疾又犯了?”

 李寻欢不说话,一边咳嗽着,一边拉着阿飞走到偏房,关上门,才张口:“当然不是。我呢,只是找个借口,请周先生明天替我出门参加个婚礼。”

 “婚礼?谁要结婚?”

 “天慈庄的罗庄主要嫁女儿。”

 阿飞立刻瞪圆了眼睛:“大哥,你开玩笑的吧?天慈庄的婚礼,黑白两道都有份参加,你让他去干嘛啊?”

 李寻欢摆摆手:“我就是答应你,帮你把周先生劝出去透透风,除了这个借口我也没其他办法了。不放心的话,你也跟着去就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文暄一打开房门,就看见门口堆着一滩金灿灿的东西。他捡起来一瞧,发现是件金色的马甲,里面还夹着张纸,歪歪扭扭地写着“chuān上”。

 这是阿飞的字迹。之前还在那边的时候,他瞧阿飞在家闲着就是吃吃玩玩的,就提议教他识字,但自己平日里有没时间,干脆就买了个儿童学习机给阿飞。汉语拼音大概最好学,简体字也最好写,儿童学习机的课程也有趣,阿飞还真是认真学了几天,至于最终学习结果怎么样,他倒是没检查过。现在看来,汉语拼音还是学会了的,简单的字也会了几个,“穿”字这个级别的还没学会。

 餐厅里,李寻欢听见有人进门,刚转过头一看,就憋着笑赶紧把头扭了回去。周文暄套着件金光闪闪的马甲,坐到桌前,对着阿飞笑笑。目瞪口呆的阿飞终于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怎么穿外面了!”

 周文暄不解地看着他:“是你让我穿的啊。”

 “那你穿里面啊!这么件宝贝,让别人看见了非对你千里大追杀不可!多亏这里没外人,大哥也早知道金丝甲在我手里。”阿飞上前,推着周文暄就要出门去:“快快快,我帮你换好了再吃饭!”

 看着阿飞把一头雾水的周文暄扯出了门去,李寻欢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