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挖坑挖坑

坑品非常特别极其差,管挖不管填,管杀不管埋。
脑洞大得合不上。
微博同ID @挖坑挖坑挖坑。
请给我评论请跟我聊天,扭动。

【震京】【周文暄X阿飞】Neolithic Revolution(13)

#13 secondary

 

*不要问lo主这是什么,lo主没吃药ヾ( ̄▽ ̄)疯起来自己都怕略略略略~

 

 “这是什么啊?”阿飞看着电脑屏幕上展开的图标问道,手里的牙签上插了块切好的桃子,送到周文暄嘴边。

 周文暄咬过那块桃子,一边嚼着,口齿不清地答道:“重回归分析。”

 阿飞噘噘嘴。没听懂,但周文暄正忙着,也不好意思让他多解释。早在星期三就被提前通知了,周文暄这周起要忙着写一篇临床学术论文,周末没法带阿飞出去玩了。虽然周文暄给出了几个阿飞自己出门也能玩得很开心的方案,不过后者还是选择在家陪着周文暄用功。端茶倒水揉肩,时不时往周文暄嘴里塞点吃的,他能干的事尽管不多,但也不忍心把周文暄一个人扔在家。

 周文暄究竟研究了些什么,阿飞是不懂的,不过他知道周文暄是真的很忙,忙得连球赛都没时间看。而他坐在一边喂周文暄吃水果也不管太漫不经心——上周末在家吃着橘子看电视的时候,他看得太投入,一笑起来就拿捏不对方向,手里的橘子瓣没送到周文暄嘴里,却按在了他眼镜上,结果就是被周文暄拉着猛揉了一顿。虽然一个周文暄的战斗力大概抵不过他阿飞三根手指头,但总归自己惹事在先,也不好意思奋起反击骑在周文暄身上逼着人家求饶。

 这人也挺奇怪的,那次闹着玩不是吃亏被镇压,还是不依不饶地要跟自己比试。阿飞撑着下巴,盯着周文暄专注的侧脸发呆。毕竟电脑屏幕上那些东西他也看不懂。

 周文暄手指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按了一阵,忽然转过头来看看阿飞,叹口气说道:“行啦,不用陪我了,你去看电视吧,把门帮我关上就行。”

 “星期天白天没有好看的节目。”阿飞蜷在椅子上,抱着膝盖答道。

 “你在旁边啊,我就老是在意你会不会觉得无聊,总觉得必须时不时跟你聊几句,这样没法集中精力写。这论文,我要是写得快了,咱们就能早出去玩;写慢了,周末就得一直在家待着……”

 阿飞把水杯递到周文暄手里:“别在意我啊,以前我十天半个月都不说句话的情况也挺常有的。但是你要是觉得我让你分心了的话,我出去就是了。”

 周文暄看看阿飞,只好投降:“好了好了你在这吧,自己玩自己的,但是别玩得太开心让我看见了,我可会嫉妒呢。”

 阿飞笑了笑:“我发发呆时间就过去了,回过神来,你就又多写出一段来了呢。”

 总之一整天,两个人几乎就没怎么动弹,吃的饭也是阿飞煮了点简单的东西:他也不会做太复杂的菜。周末还从来没吃得这么简单过,周文暄有点过意不去,就问阿飞有什么想吃的点心,明天他下班顺路去买。

 “不用,你还是省出时间来抓紧写论文,写好了请我去吃大餐。”

 “那好,你要是在电视上看到介绍哪些好吃的餐厅,就记下来,等我忙完了,咱们挨个去。”

 这算是那天两人之间比较长的对话了。晚上也是,周文暄觉得动一天的脑子写东西虽然比不上主刀一台大手术,但比他平时上班坐诊可是累得多了,便早早就洗漱着准备睡了。阿飞虽然一整天什么都没干,但也随着周文暄的作息来。才十点半,两人就各自上床睡觉了。

 等到睡醒了一睁眼,发现阳光已经很强烈了。难道闹钟没响两人都睡过头了?大夫上班可就要迟到了!阿飞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却发现手底下的触感不对,硬邦邦的,低头一看又眼熟。

 分明就是他给沈家祠堂新换的楠木供桌。

 这是……他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只能机械地转着脑袋看向四周。说不上熟悉吧,但都是认识的物件。前阵子他手里有了笔闲钱,就把这件沈家祠堂整修了一番,把原本的茅草棚子换成了一间木屋。脑袋转了小半个圆弧,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忧,他看见地上侧躺着个人,背对着他,身上那身灰色睡衣他却是认得的。

 阿飞从供桌上跃下,上前去摇晃着那人:“大夫!大夫!”

 “怎……怎么了?地震了?着火了?”周文暄被摇醒了,眼睛干涩地睁不开。

 “我们好像……我,好像回来了,”阿飞这句,周文暄一下子没听懂,只听见他继续说:“然后你,似乎不幸也跟过来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周文暄昨晚在床上看着资料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眼镜还架在脸上,否则只能当个睁眼瞎。

 阿飞跟周文暄讲了一些情况,看周文暄脸上没什么波动,又不像是没睡醒,不禁担心起来,怕他一下子接受不了现实。而周文暄却看出了他的担心,拍拍他说,着急也没用,你在我家不也很快就适应了吗。

 阿飞听周文暄这么说,才稍微安心了点。他从一个橱柜里扒翻了一阵,找到了他留在祠堂里的衣服。他拿了件外衣给坐在地上的周文暄披上:“大夫你别怕,有我在呢。”

 “随遇而安吧。”周文暄抬头,看着阿飞去脱掉身上的现代睡衣,换上一身深蓝色的粗布衣衫,完完全全变回了一个“古代人”——这可能是他的偏见吧,之前都是他饶有兴致地观察阿飞的一举一动跟所谓“现代人”有什么区别,现在反而换成他自己是异类了。

 阿飞穿好了衣服,说自己要出去一趟找人来帮忙,又去屋后打了桶水,给了周文暄只舀水的瓢,又把批在他肩上的外衣裹紧了些,便出门了。

 他一走,周文暄就发起呆来。真要说不着急也是假的,任谁忽然就时光穿越了几百年前都不可能淡定,只不过有阿飞的先例在,他接受起这个现实来也比较快。也不是没分析过时光穿越的原因,但是他上班很忙回了家也不愿多动脑,加上陪阿飞玩也挺有趣的,所以他的分析基本上可以说是停在起点就没再进展过。

 还好身边有阿飞在,不至于被饿死。周文暄在屋里踱着步子,发现屋里的东西都还挺新的,想想自己其实对阿飞的私事也不了解,自打听他自称无父无母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后就主动避开了这个话题,反正他本来就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看看窗外,光景就是他相信的那样,完全没有一丁点所谓“现代化”的痕迹在。他不觉得自己疯了,或者陷入了楚门的世界般的骗局里,并且对自己的智商有着比较高的评估,所以他选择坦然接受一切。

 不知道阿飞那时候是什么感受呢?似乎沮丧过那么一下子,然后立刻对一切都充满着好奇,天天都过得开心而满足。不过周文暄没自信像阿飞那么乐观。

 他舀着桶里的水,喝了一口,几丝甘甜。不过不能多喝,这时候的厕所不知道是什么模样,至少在想象里是挺臭挺脏的。于是他走到墙根里坐下,又发起呆来。

 听见了阿飞的声音,喊着“大哥到啦到啦”,接着门就被推开了。只见阿飞肩上扛着个布包袱,拉着一个男人的胳膊走了进来,那男人眉目俊秀,身材修长,不仅外表相当惹眼,气质也是相当高雅清冽。周文暄是记得阿飞说起过他的那位大哥的,听得出阿飞十分崇敬他,但所谓百闻不如一见,这人简直就是“翩翩公子”的标准样本。

 周文暄拍拍屁股上的土站了起来,琢磨着古装电视剧里抱拳行礼应该哪只手在上,阿飞就跑到他身边来:“大夫,这位就是我大哥,我经常跟你提起的。”然后抓着周文暄的胳膊把他往前推了几步,并介绍道:“大哥,这位就是帮助了我的周大夫。”

 阿飞的大哥向周文暄抱拳行了个礼,周文暄赶紧也学着他的样子左手包着右手回了个礼。阿飞则把肩上的布包袱拿下来拆开,把一双靴子放在周文暄脚边:“大夫这是新的,你穿。”又把周文暄肩上披的那件衣服掀了下来,重新披上一件大氅:“这是我大哥的,你先用着,别披我的脏衣服了。”

 阿飞的大哥负手立在一边,见周文暄收拾好了,便一挥手,说道:“先生请。”

 “去哪里?”

 周文暄看看阿飞大哥,刚要回头看阿飞,阿飞就已经推着他催促道:“走啦走啦”

 刚出了门,就见一乘马车停在外面。阿飞抢先几步,一下子就跃上了马车,伸手表示要拉周文暄上去,阿飞大哥也在后面扶了周文暄一把。进了车厢,还没坐定,阿飞就凑上了说道:“大夫肯定住不习惯我这破地方,我大哥的宅子好,有花有亭子,有书读,还能天天洗澡。”又对着他大哥一笑:“我也跟着沾沾光了。”

 “以前叫你来李园住,你可是都不肯的,还嫌我那里是非多。”阿飞的大哥笑了他几句,又看向周文暄抱拳:“在下李寻欢。”

 周文暄也回礼道:“周文暄。”

 李寻欢又继续说道:“老实说,阿飞急急忙忙地讲了很多,但我还没完全搞明白是由,请先生具体讲讲,听说,先生是生活在数百年之后的人。”

 周文暄也用文绉绉的语气说道:“没错,听阿飞说,现在是大明弘治年间,我大概是五百多年后的人吧。有一天我来到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偶然遇到了醉倒在路边的阿飞,就把他带回了家,没想到他竟然来自于几百年前。他一直住在我家,我也试着帮他寻找回去的方法,一直没有头绪,可谁想到呢,”他耸了耸肩:“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回来了,我竟然也跟着穿越了……”

 阿飞抓着周文暄的手,插嘴道:“大夫你别怕,这次换我照顾你了。大哥他见多识广,会一起帮忙想办法的。”

 李寻欢摆摆手示意阿飞安静点,又问道:“听先生口音,应当是南方人吧。”

 “李大哥好见识,”周文暄瞧李寻欢的面相应当比自己还年长几岁,干脆就跟着阿飞一起喊起了大哥:“我是香港人,不过那个地方现在大概还是个小渔村吧, 就在广东?”他也不知道广东在这时候该叫什么,只好用疑问的语气说出来,但见李寻欢点了点头,知道这个地名此时已经有了,便继续说道:“沿海的那一带。”

 “也就是说,你们不仅是跨越了时间,位置上也发生了很大的移动,一夜之间回溯了五百多年,还从广东沿海来到了山西。”李寻欢盯着周文暄,若有所思地说道:“老实讲,这对我来说难以相信,但阿飞说的话不会有假。就请先生到寒舍小住一阵,再慢慢寻找回去的方法。”

 周文暄点头,又问道:“请问李大哥,今天是什么日子,何年何月何日。”

 “弘治十七年,三月二,龙抬头。”

 他又回头问道:“阿飞,你喝醉酒的那天是什么日子。”

 阿飞托着下巴想了好一会儿:“好像,也就是弘治十七年,二月末的哪一天……”

 “阿飞在我家一共住了一百零六天,有三个多月了,但是这边的时间也就才过了几天而已……”

 阿飞赶紧晃晃周文暄,兴奋道:“那大夫你回去了,也不耽误论文截稿呀!”


评论(1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