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挖坑挖坑

坑品非常特别极其差,管挖不管填,管杀不管埋。
脑洞大得合不上。
微博同ID @挖坑挖坑挖坑。
请给我评论请跟我聊天,扭动。

【震京】【周文暄X阿飞】Neolithic Revolution(12)

#12 晚归

 

*请把这章当做段子看吧orz感觉写得特别不好

 

 将近一点了,凌晨。周文暄打着哈欠关了车门,想想又有点后怕,幸亏大街上已经没什么车了。

 一场急救大手术,他主刀的,从下午开始在手术台边上站了将近十个小时,终于手术成功结束后想坐下歇歇呢,却发现膝盖根本都打不了弯。虽然血啊内脏啊什么的他早就看习惯了,但是一场大手术下来,仍然会犯恶心,大概是因为精力集中得太久太过度了。本来是打算将就一下在医院过夜了,临时睡房和浴室医院里都有,但想了一下还是开着车回家了。虽然手术前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匆匆几句说自己可能会晚回家,让阿飞自己吃晚饭,可是周文暄总觉得不回家的话可能会引起阿飞的不安,他还是挺依赖自己的。

 脚都懒得抬起来,几乎是蹭着地面地走到了家门口。正掏钥匙呢,门却打开了。阿飞露出头来,一手抢过周文暄手里的公文包,一手把周文暄牵进了门里。

 “你还没睡啊?”换着拖鞋,周文暄问道。

 “嗯。监督你吃饭啊。”

 周文暄叹了口气:“不了,没胃口。”

 “不行。上次也是,晚回家不吃饭就睡了,早上起来胃疼。”阿飞皱皱眉,但又立刻对着周文暄笑了:“我做了清淡的小菜,还煮了粥,吃一点吧。”

 他很少用这种哄人的语气说话,倒是让周文暄觉得似乎胸闷烧心那类的症状好了点,便也就顺从地走到了饭桌前。一看,还真是一点荤腥都没有,清淡得好像斋饭似的。刚坐下,筷子就被塞到了手里,粥也冒着热气得被端上了桌。

 “应该还蛮好吃的。”该摆的都摆上,阿飞就走到了周文暄对面坐下,又马上站了起来:“我帮你揉肩吧。”说着,就走到了周文暄身后,手搭到了他肩膀上。

 “干什么啊你。”周文暄笑了:“这么殷勤……?”

 阿飞手上开始使劲:“犒劳你啊,你这么辛苦。”他低头,在周文暄脑袋顶上闻了闻:“沾了一身的血腥味。”

 “有吗?”周文暄闻了闻自己手肘,却没闻到一丝异样的味道:“我可是穿着防护衣去做手术的,不会直接接触到血液啊。你鼻子那么灵?”

 “哼,”阿飞笑了一声:“不多点本事还怎么走江湖啊。”但他又立刻说道:“不讲这些了,你先吃饭呀。”

 “让我怎么吃啊,被你摇着晃着,筷子都送不到嘴边。”周文暄拍拍阿飞的手:“好啦,已经舒服多了,不用按了。”

 吃好了饭,阿飞收拾碗碟,周文暄冲了个澡,感觉神清气爽了不少。走到卧室,就看到阿飞换好了睡衣坐在他床上。

 “来,躺我腿上。”阿飞拽过枕头,放在自己腿上。

 周文暄皱皱眉:“干嘛呀?”

 “帮你按摩按摩头皮,电视上说的,特别解乏。”阿飞拍了拍腿上的枕头:“过来啊。”

 周文暄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躺下了。但这个姿势似乎不太好使劲,最终周文暄坐在阿飞两腿中间,胳膊肘架在阿飞腿上,上身往后仰着倚在他怀里。

 阿飞的手指很有力,按了还没几下,周文暄就拖着长音“啊”了一声:“舒服……”

 “肯定的呀,你头皮怎么这么紧,不好好按摩很容易秃头的。”

 “我今天啊,站了十个小时呢……”周文暄拖着腔答道。“膝盖都不会打弯了。”

 “那我一会儿再帮你捏捏腿。”

 “不用了,睡觉把脚垫高就好了。”周文暄举起手来凑到阿飞的脸旁边:“你闻闻,还有血腥味么。”

 阿飞在他手背上嗅了一下:“没了。”又在他头顶闻了闻:“现在还挺香的。”

 “那是洗发水的香味啦。”周文暄缩回手来,自己也闻了闻,苦笑道:“也难怪会有血腥味,一直在那种环境里待了十个小时……”

 “辛苦啦。”

 周文暄闭着眼笑笑:“你今天怎么这么懂事啊。”

 “我一直很懂事啊,才发现我的好啊?”

 “嗯,好,特别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一会儿周文暄就睡着了。但是这个姿势又不是特别舒服,所以没过多久他就又醒了。迷迷糊糊撑起身子来,一回头,就看见阿飞抱着胳膊靠着墙也睡着了。

 “好好躺下睡,这样早上起来脖子疼。”周文暄爬起来推了推他。

 “嗯……”阿飞哼了一声,身子一出溜,直接枕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周文暄也懒得催他回自己屋里睡去,更懒得再去抱条被子过来,他也是困得不得了。干脆就往阿飞身边凑了凑,扯过被子来一甩,把阿飞也盖住了。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