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挖坑挖坑

坑品非常特别极其差,管挖不管填,管杀不管埋。
脑洞大得合不上。
微博同ID @挖坑挖坑挖坑。
请给我评论请跟我聊天,扭动。

【震京】【周文暄X阿飞】Neolithic Revolution(11)

#11 乳糖

 

*我回来啦!还有人记得这个坑么orz

*今天震京真人发糖啦!!!!!我要出去跑圈!!!!!

 

 周文暄推开门,换好了拖鞋却不见阿飞如平时那样跑来迎接他。难道是因为蒙布朗小蛋糕的香味不够强烈吗?他举起盒子来闻了闻,确实没什么味道。

 “阿飞?”手里提着蛋糕,周文暄走到客厅,却见阿飞趴在沙发上,似乎是听到了叫声所以抬起了头来,一张脸煞白。他眼皮似乎都抬不起来,眯着眼睛看了看周文暄, 忽然头一低,要吐似的一拱身子,抬手捂住了嘴。周文暄咳没空怪他看自己一眼就要吐,手里的东西随便放在茶几上,赶紧扶住阿飞。

 “怎么了?”

 阿飞刚摇了摇头,又忽然脸一扭捂着嘴干呕了几下。周文暄扶着他坐了起来,见他两手捂着肚子根本直不起腰来,干脆直接带到卧室里躺下。问阿飞有什么症状,那声音一听就知道他是真的难受,连嘴都懒得张开,声音就在嗓子眼儿里转悠,周文暄不得不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才能听清楚:阿飞是中午不舒服了的,一开始有点胀气也没在意,后来上吐下泻肚子还疼得不得了,周文暄回来的那阵肚子早就吐空了,但还是止不住的恶心。周文暄断定这是食物引起的不良反应,但又想不出给阿飞吃过什么可能会引起不适的东西,只好去厨房翻垃圾箱——垃圾箱最上面的是个空了的牛奶盒。

 这是今天早上才打开的吧?一升装的呢……家里基本上都是喝酸奶的,周末去超市偶然买了纯牛奶,这天早上开了盒,阿飞又是一副发现了绝世美味的模样,说是没想到纯奶竟然能一点腥味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以前喝过什么动物的奶。总之呢,大概是因为好喝,阿飞就把牛奶当水喝了,但他那副古代老肠胃怕是乳糖不耐受,才不舒服了的。

 明白是怎么回事,周文暄也就松了口气。估计明天又能活蹦乱跳的了,只是今天的症状也不太容易缓解。翻了乳酸菌片出来,又冲了温盐水,周文暄回到卧室,发现阿飞蜷在被子里,只微睁开一只眼睛看向自己,连嘴都发白了。周文暄本想扭扭他的鼻子惩罚他贪嘴,但他这模样实在是可怜,也只好作罢。正想把人扶起来,阿飞却先把周文暄的手给握住了。

 “大夫……”

 “哎。”周文暄应着,坐到床边。“先起来喝点水,看你这嘴巴干的。”

 阿飞摇摇头,特别小声地说问道:“大夫,你老实跟我说啊。”

 “什么啊?”

 抿了抿嘴,阿飞低下眼睛沉默了几秒,又看向周文暄:“我……我是不是快死了?”

 周文暄笑了笑:“怎么会呢?”他感觉阿飞抓着他的手有点凉,就握住揉搓了起来。平时明明一直都热乎乎的。

 阿飞吸了吸鼻子,周文暄见他又想说什么,就俯身凑近了一点,只听阿飞哼哼唧唧了半天也没说出句整话来,就转头看了看他。却看见阿飞咬着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终于忍不住扭扭他的鼻子:“别胡思乱想啦,吃点大夫我的灵丹妙药,保证你明天又活蹦乱跳的。”

 可阿飞却皱皱眉,像是下了好大决心似的开了口:“老实说吧……有件事没跟你讲的。”

 “什么?你在家又怎么偷偷捣蛋了?”

 周文暄答得漫不经心,可阿飞声音却稍微大了点:“那天,就是你犯哮喘病的那天……”

 “哦,对哦,那天你照顾我,今天换我照顾你了。”

 “不是这个意思。”阿飞语气里带点嗔怪,像是在抱怨周文暄没认真听他说话:“那天晚上,,我也准备睡下了时候,你本来好好的,忽然又跟喘不过气来似的……”

 “还有这事?”周文暄问道:“你怎么也没跟我说?”

 “你第二天早上也就好了,我就没说嘛……”阿飞皱皱鼻子,又说道:“我看你不舒服,就帮你渡了几口气……”

 周文暄一时没听懂:“什么?”

 “就是,就是人工呼吸……正好电视上看过该怎么做。”阿飞看了周文暄几眼,又瞥开眼睛:“你不是说,有很多病你不怕但是我怕的吗,没准沾点口水我就死了,会不会就是……”

 周文暄仔细一想,才想起来自己确实跟阿飞讲过病毒啊传染病啊之类的事,他也确实担心过阿飞对一些他的时代没有的病缺乏抗体而生病,但朝夕相处的日子也不短了,这种顾虑基本上可以打消了。只是想不到,他当初一半是为了吓唬人的话阿飞能记那么久,还添油加醋一番直接替自己下病危通知了。也不知道是应该置之不理等明天阿飞恢复过来了就知道自己是胡思乱想了,还是应该好好安抚一下,毕竟身体上不舒服的话精神也容易紧张。

 正犹豫着,阿飞倒是先开口了:“大夫,我要是真死了你也别自责。”他本来缩在被子里的那只手也伸出来了,抓住周文暄的手,而周文暄本来就正替阿飞暖手来着呢,两个人四只手搭在一起,这阵势看起来也真是不得了:“我本来就是被你捡回家才能好吃好喝的活到现在,再说那天出去随便抱小猫害你犯病的也是我,真因为沾了点口水就死了那也是我咎由自取,可是我眼一闭就完事了,后事又得麻烦你……不是让你替我操办丧事啊,我也不稀罕那些,但是我这么大个人,尸首你往哪扔啊……”说着,忽然就撑着身子要坐起来:“我都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了,真要死,那我得死在外面!”

 周文暄赶紧按住他:“死不了的的死不了!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啊?”

 “你是……”阿飞小声道,但仍然满脸绝望:“可是我现在特别难受,肚子好疼,一阵一阵的犯恶心……”

 “知道你难受啦,不是拿药过来了。张嘴。”乳酸菌片给阿飞塞进嘴里,又喂他温盐水送服,监督着他一边嘟囔着难喝一边乖乖把一大杯盐水都灌了下去。

 “我觉得我一翻身肚子里的水就翻波浪。”阿飞躺下,捧着肚子说。

 还不是怕你脱水吗,周文暄心里想着。不过他还是揉揉阿飞的头发,说:“要不你去我床上

躺着?你不是说我的床舒服吗?晚上你又再不舒服了,我也好照顾你。”

 “不了,不去……万一我死在你床上,多不吉利啊……”

 “你说的话才最不吉利呢。”周文暄伸手对着阿飞比划了几下:“再说什么死啊之类的,我就弹你脑门了。”

 阿飞嘟囔道:“别趁人之危偏挑现在欺负我。”

 周文暄一笑:“就是该现在欺负你,看你还有没有力气骑在我身上。”

 “那也是因为你先欺负我我才骑你的啊……”

 没说完,就被周文暄掐着脸晃了晃。“还有力气回嘴,肯定是没事啦。我可不敢欺负少侠,怕您秋后算账。”

 阿飞被带到周文暄的床上,似乎还真觉得肚子没那么疼了,就沉沉地睡过去了。中间被叫醒吃了点米粥,吃完了也没被催着去刷牙,就一直睡到了早上。睁开眼,就看见周文暄在身边,正拿着本书在看。

 “醒了?肚子不疼了吧。”

 阿飞感受了一小会儿,才说:“不疼了,但是饿。”

 周文暄一笑,放下书,两只手捧住阿飞的脸:“那也不许吃太多,省得又难受。”

 “嗯。”阿飞两手按到周文暄的手背上,摇着脸在他手心里蹭了几下,才抬起眼睛来问道:“大夫,你的手好嫩,一点茧都没有。”

 “我是医生嘛。”周文暄手上使了点力气,捏了捏阿飞脸上的肉:“记住,以后牛奶只能喝一小杯。”


评论(1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