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挖坑挖坑

坑品非常特别极其差,管挖不管填,管杀不管埋。
脑洞大得合不上。
微博同ID @挖坑挖坑挖坑。
请给我评论请跟我聊天,扭动。

【震京】【周文暄X阿飞】Neolithic Revolution(9)

#9懒洋洋


 


*吴师傅今天去我家乡了,我回不了国,看着各种repo晒票哭晕在厕所(´;ω;`)没有小甜饼!下毒!毒死几个算几个!


*许愿:哪位善良的太太请画一幅坐在小公园秋千上抱小猫的阿飞啊~帽衫运动裤运动鞋露出细细的脚踝~


*为什么都问周医生有没有罪恶感!周医生是受害者好吗!ヽ(`Д´)ノ


 


 那一天周文暄也没有赖床太久:他也不是不想赖床,但实在睡得不沉,加上一旁的阿飞肚子咕咕叫着好似噪音,也就不得不把眼睁开了。看一眼阿飞,只见他侧躺面对着周文暄,两只脚露在外面,被子萌到头顶,被子里透出一团光亮。


 周文暄侧翻过身来,托着腮看了阿飞一会儿,见他完全没有觉察到自己已经醒过来了,便伸手掀开被子。


 只见阿飞戴着耳机,一手拿着平板,一手捂在嘴上,被子被掀开了才把视线从平板上移开。一看是周文暄醒了,忙不迭地摘下耳机:“大夫你醒啦!”然后指着平板,大爆笑起来:“这个超好笑的!”


 之前他在电视上看了点情景喜剧觉得好玩,周文暄就帮他下载了全集。周文暄没看过这部剧,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好笑,只知道之后阿飞就抱着平板不放手了,还曾经笑得从沙发上滚下来。


 “你醒了干嘛不起床啊。”周文暄问。


 “起床了也没事干啊。”阿飞躺正了身子答道:“你不起来的话也就没必要准备早饭了。”


 “你自己吃啊。”


 “我不饿。”


 周文暄抬手掐住阿飞的脸:“还说不饿?你肚子一直在叫,吵死了。”


 “大夫你别欺负我。”阿飞被掐着脸,口齿不清地说道:“真动起手来你打不过我的。”


 但周文暄完全听不清楚他再讲什么,刚“啊?”了一声,阿飞就伸手到他背后一箍,扳着他一翻身,人就骑坐到了周文暄身上。


 周文暄被他的动作吓得大叫几声,人被压住后发现自己手还掐在阿飞脸上,“要造反啊?”手上刚想使劲,阿飞就在他手腕侧面轻轻一点,整只手便一点力气都没了。阿飞咧嘴一笑,轻轻擒住周文暄的手,从自己脸上掰了下来,按到了床上。


 “周文暄,OUT!”他痴迷了几天电视还真学会了不少词。

周文暄两只手被按着,脚也踢不到阿飞,仍旧嘴硬:“少侠你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阿飞一抿嘴:“是你先掐我脸的,受人挑衅,少侠我血气方刚哪有不应战的道理?读书人就能欺负人了?”他又一笑,右手把周文暄的双手都扣住,左手食指的指甲隔着衣服在周文暄的肋骨上轻轻地滑来滑去:“不让你吃点苦就记不住本少侠的厉害。看你身子羸弱,就不给你用重刑了。”


 周文暄哼地笑了一声,脸上倒成了胜利者的表情:“你挠啊,反正我不怕痒。”


 阿飞在他肋骨上戳了几下,见他逃都不逃,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便一撇嘴:“真没意思。”从周文暄身上下来,顺手拽着被子一滚,就团成了一团:“大夫你的被子比我的舒服!床也比我的软!”他蒙在被子里喊道。


 “起床起床!”周文暄坐起来,对着那一团被子推了一把:“我吃饱了可就不管你了。”


 阿飞赶紧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揉着肚子跟着周文暄刷牙去了。


 吃饭的时间有点尬尴,周文暄想了一下,决定直接把午饭吃了。吃完饭他就坐到客厅拿出电脑,准备处理下工作上的邮件。


 脚步身一阵响,身边的沙发又一歪,知道是阿飞刷完碗凑了过来。转头瞥一眼,只见阿飞手里抱了盆橘子,已经开始剥皮了。


 “没吃饱?”


 “饭后水果啊。你说的,多吃水果才能健康。”


 “我还说过让你少吃点糖呢,你怎么不听?”周文暄嘲他一句,一转头,一瓣橘子就送到了嘴边。


 “大夫你多吃,昨天可吓死我了。”阿飞盯着周文暄,微皱着眉。


 周文暄看看他,咬过那瓣橘子,一边嚼着一边嘟囔道:“我也不是经常那样……你别担心啦。”


 邮件处理完,周文暄就收拾着准备去上班,免得业务积压太多。他穿着衣服,又想起些事来,就问阿飞:“你今天还出去玩啊?”


 阿飞摇摇头:“不去了……”犹豫片刻,才小声说:“那里有猫,沾了毛你又不舒服了。”


 周文暄看他垂头丧气的模样,想了想,拍拍阿飞的背:“那你先在家忍耐一下吧,周末去买防静电的洗衣液,再带你去登陆一下指纹锁。你出去玩抱了猫,只要在我下班之前先回家把衣服先洗掉,应该就没问题了。”


 “不用了吧还是谨慎点比较好……”阿飞说着,脸就又被周文暄给掐住了。


 “都说没问题啦。”他掐着阿飞的脸抖了几下,松开手,就向门口走去:“我走啦,你好好看家。”


 准备上车了,才意识到被阿飞喂了五六个橘子,撑得都快玩不下腰去了。周文暄揉揉肚子,叹了口气。


 真不想上班啊。



评论(1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