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挖坑挖坑

坑品非常特别极其差,管挖不管填,管杀不管埋。
脑洞大得合不上。
微博同ID @挖坑挖坑挖坑。
请给我评论请跟我聊天,扭动。

【震京】【周文暄X阿飞】Neolithic Revolution(7)

#7捉迷藏

 

*就没有人爱周医生么!!!周医生也很萌的!!!

*专注写文忘记看AZ的放送了orz少看了11分钟QAQ求安慰。

*请叫我烤小甜饼专业选手=w=

 

 “大夫,能不能带我跟着你去医馆啊?”

 周文暄放下手里的报纸,结果阿飞递上来的咖啡,一抬头就见他满脸堆笑地望着自己。

 “嗯?”

 “带我去嘛,我就老老实实地坐在一边绝对不会给你添乱的。”阿飞拿起一片烤面包,往上面抹着黄油:“要是你很忙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当帮手呢。啊,不过,我可不会写字,所以千万别让我写方子。”

 接过阿飞递过来的抹好了黄油的面包片,周文暄咬了一口,问道:“怎么,在家待腻了?”

 阿飞嘿嘿笑了笑,一捧脸,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简直要闪光:“求求你啦,就带着我吧。”

 “医馆里呢,第一,有专门的帮手,不需要你;第二,病人那么多,万一你染上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病怎么办?”

 “你是说疫病?才不会呢,大夫你天天去都没事,我可比你壮实多了。”阿飞腰板一挺,拍拍胸膛说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现在是比你那时要晚几百年的时代。”指甲在陶瓷盘上叮叮地敲了几下,周文暄又摆出张严肃脸来:“这几百年里啊,出现了很多会死人的病,不过后来的人造出了可以治病的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一出生就会用上那些药,所以一辈子都不会生这些病。你没用过药,出门的话一不小心就会染上可怕的病,然后就死掉啦。病是通过一种叫‘病毒’的东西传播的,看不见摸不着,根本没法防。”

 阿飞听他这么说,知道是不可能跟着一起出门了,立刻身子一倒就瘫在了椅子背上,噘着嘴小声嘀咕着:“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啦。你看,我连跟你吃同一个盘子的菜都不敢,就是怕害得你生会死的病。我以后打喷嚏咳嗽的时候你也躲远点,稍微一点点的口水就可能杀死你的。”

 阿飞偷看周文暄一眼,只见他一脸“我说的话你还敢不信”的表情,忍不住反驳:“那大夫也得离我远一点,说不定我那时候有些病你也没见过,害了你可就不好了。”

 周文暄一笑:“用你的小脑袋好好想想,几百年前如果不见了,那岂不就是因为人们找到治病的方法了,甚至是根本就不再会得那种病了。总之,人是一代比一代厉害的……。”

 他本来想说的是,现在那些会死人的病,以后肯定会找到方法治的,可阿飞却抢着说道:“那可不一定,我可是见过的,江湖上一些败家子,把家业都败干净了,这可跟你说的正好相反。”

 “我说的是总体的趋势,你不要拿个例来反驳好吗。”周文暄抬起左手,食指在太阳穴附近敲了敲:“比如呢,你说,是你聪明,还是我聪明?”

 阿飞头别到一边,气鼓鼓地小声说道:“你,你聪明啦……”忽然又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笑容又回到了脸上:“不过我大哥可是很聪明的,他可以跟你比的!我大哥是探花郎呢!”

 周文暄摇摇头:“你大哥,没准是你那时候天下最聪明的人,而我呢,在我这时候就是个普通人,判断的标准不一样。”

 “那……那我比你年长几百岁,你是不是该特别尊敬我?”阿飞总算找到一点点似乎能赢的地方,又一掐腰坐直了身子。

 周文暄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按照这个标准吗……几百年了,你大概连骨头都不下。”他装作要把阿飞面前装荷包蛋的小碟子拿走的样子:“所以没必要吃,没必要喝,也没必要跟你聊天,最多给你烧点香。”阿飞叫着把蛋还我,伸手护住碟子;周文暄则把他的手一按,盯着他问道:“就这样好不好?”

 阿飞眼一瞪:“当然不好啊!”

 周文暄松了手,把果酱瓶子推到阿飞面前:“那我们就按正常的来,我都三十几岁了,让你喊我叔叔都不过分,所以乖乖听话知道没有,小鬼头。”

 阿飞翻翻白眼,挖了好大一勺草莓果酱抹在面包上:“倚老卖老……”

 看着他那副斗嘴输了闷闷不乐的模样,周文暄倒觉得有趣,也不再手滑了,只是时不时偷偷瞟阿飞一眼。贪吃小圆脸这饭都吃不香了的模样还挺有趣的。

 吃好饭,阿飞刷完碗,就坐在沙发上捧着脸盯着天花板发呆。周文暄系着领带从里屋出来,他也就是瞥周文暄一眼,不像前几日似的一直跟着周文暄话说个不停。

 周文暄笑了笑,坐到旁边,手在阿飞背后抚了抚:“不高兴啊?”

 阿飞斜眼看看他:“在家闷得慌。不是坐着就是躺着,骨头都要锈住了。”

 然后一个小包放在了他腿上。周文暄拽了拽阿飞的小辫子,笑道:“知道你闷得慌,你不是说天天在阳台往外看把周围的路都记得滚瓜烂熟了么?想活动一下筋骨的话,就去前面的那块空地玩吧。”阿飞来了已经四天了,出门去一下人少的地方应该也是没问题的:那片空地是个小公园,算是这一带的便民设施吧,但附近住的都是日理万机的上班族,所以工作日里几乎没人去那个小公园。观察了阿飞几天,确定他也不是人家几句话就能勾走的小傻瓜,所以让他一个人出门周文暄也是安心的——忽略掉现在阿飞那闪着眼睛看他的小狗似的表情的话。

 “上午会有人送些东西来,是给你买的衣服和鞋子,你应该是不过穿错的;昨天不是教你写我的名字了吗,送东西的人会给你张纸,你在上面签上我的名字再还给他,开门的方法也已经教过你了。上午你就在家好好等着,有空就练习一下写我的名字,收了东西再吃了午饭,睡好午觉,等太阳不那么晒了再出门。楼下的门只有我的手指才能打开,”他对着阿飞晃晃手指,“我下班立刻就去接你。我很可能没法按时下班的,你要是出去玩太久,累了也没法回家。”

 阿飞点点头,又问:“能不能把我的剑给我?我想去舞剑。”

 “不行,”周文暄一摊手:“我们这里不许把剑那么危险的东西拿到大街上去。”

 阿飞歪了歪脑袋想了一下,不过笑容并没有从脸上消失:“那我就去捡树枝当剑玩,反正剑什么我不挑的。”

 叮嘱阿飞把包里的水壶灌满,出门遇见陌生人搭话不要理,不要忘记背包。又啰嗦了些有的没的,抓了把阿飞最爱吃的牛奶糖塞进那个包里,周文暄就出门上班了。阿飞跟到门口目送他出了门,再去阳台趴在窗口看着周文暄的车开远了,就跑回沙发前,打开电视,一边听着电视的声响一边练字。

 这一天,周文暄倒是幸运地按时下班了。到了小公园,却不见阿飞的踪影。

 他把车靠边停下,掏出手机,只见地图上小公园旁边的楼后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小红点。捉迷藏啊,周文暄笑了笑,沿着小道走了过去。他有只不常用的手机,款式有些老保证阿飞没在电视上看到过,一早就装进了给那个包里。阿飞还掏出来问他是什么的,他就说是护身符,让阿飞好好揣着。通过GPS,知道了阿飞三点多出了门,没迷路就走到了小公园,现在就躲在附近:连阿飞在小公园里是怎么绕来绕去的都一清二楚。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拐角处,停下,忽然手往墙上一拍,整个人才转了出来。

 却不见阿飞的身影。

 心头忽然一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忽然声音从下方传来。一低头,就看见阿飞蹲在墙角,抬着脑袋看自己。

 “我能掐会算啊。”周文暄装模作样得按了按手指,又拽拽阿飞的小辫子:“回家吃饭啦。”

 “好厉害!”阿飞叹一声,跟在周文暄后面:“那边有个很高的铁架子,我爬上去,好远就看到你了,本还想躲起来跟闹着玩呢!”

 “无聊,以后别这么玩呢。”这倒是真心话,刚才没看见人,一瞬间以为阿飞走丢了吓得不得了。好在他长得有点凶,没让阿飞发现他的紧张。

 谁知阿飞立刻撇了撇嘴,一副做错了事不好意思的模样,周文暄无奈地笑了笑,说:“你不是好奇我的车么?今天只能乘一小段路,等周末我不上班了,带着你出去玩。”


评论(15)

热度(39)